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在这个世界上,除了灵魂我们什么都带不走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我们只能选择尽量的留下什么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  

2011-05-12 17:04:20|  分类: ☆ 玛雅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
    墨西哥城历史中心于1987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,而我的行程从madero步行街入口优雅的瓷居开始。这是一座外表面镶满青花瓷片的漂亮建筑,果然不出我所料,这些美妙的瓷砖源自中国。1596年,valle de orizaba伯爵实现了这个难以令人置信的梦想,他用西班牙大帆船经马尼拉抵达中国,将这绘满青花的瓷砖带回了地球另一端的陌生国度,从此,这座已成为历史遗产的建筑被涂上了东方的色彩矗立在此,时光荏苒四百年。
    在瓷居对面是规模宏大的圣弗朗西斯科圣殿(templo de san francisco),它在更早的阿兹特克时期便是一个皇帝的私人动物园,16世纪早期西班牙殖民者将其改成了方济各会(天主教托钵派)修道院。现在所见的只是在残留部分上重修的,由此可见原先全盛时期,它占据了东西两个街区。那18世纪的华丽西班牙巴洛克式正门的光辉,令立于其下的游人震惊到神伤。
    再往前走,就是墨西哥老城最繁华的商业区,这里集中了许多店铺、餐馆与咖啡馆,当然,为数众多的各色教堂也点缀其间,在应接不暇里连名字都与地图对不上了。走到尽头就是上篇介绍过的萨卡罗(zacalo),穿过这个宽阔无比的广场,有许多土著人身穿着古代服饰在为游人或市民祈祷。他们点燃手中的药草,将烟雾散在祈福人四周,然后以夸张的舞蹈吸引着下一个前来的人。我绕过围观的人群与等候游人的绿色电动车,沿着国家宫的一侧向更深处迈进。
    走过几个整齐的街区,我进入多明哥广场,广场正北面是建于1736年的三层栗色石块搭建的教堂巴洛克式多明哥教堂(lglesia de santo domingo)。在它旁边正东面是海关(现为教育部),虽然一样是栗色灰石的主调,但却因加了红色遮阳布与橙黄色的大门,而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而正面边的建筑叫portal de evangelistas,在长廊下摆放着一排排古老的印刷机,它们过去是用来服务于到对面海关里递交材料的商人的。今天,仍有许多印刷工的后代在此做着抄写与简印工作应付游客或猎奇者,只是他们再也无法回到祖先那时辉煌与忙碌的繁华景象里。广场的中央的小喷泉在随时都坐满了乘凉的市民,因为他们,广场成为一个轻松随意的生活场所,那些冰淇淋小摊和擦皮鞋的小车,都应景般出现,而喷泉的水声也为墨西哥城应有的热闹增色。
    一路走,一路看。当石头铺成的路越走越窄,而四面的嘈杂越来越多,我发现我已进入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墨西哥城:无序的人车穿流不息,奇怪的叫卖声此起彼伏,廉价的商品艳丽琳琅,新旧交错的建筑却色彩缤纷。当三轮车飞驰过我身边留下一串铃声回荡,当街头手风琴艺人弹奏出优扬的旋律,我才从一个个与想象相似又相异的画面中抽离开。当我行走在墨西哥城中时,那残破的华美不幽怨也不嚣张,只是如矛盾的两面,对立又真实的存在。
瓷居是av madero步行街的入口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 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圣弗朗西斯科圣殿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 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 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街上的商店与人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 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 
玛雅妆 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仪式中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
等客的绿色三轮电动车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国家宫的一侧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灰色的是国家文化博物馆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街上的小孩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
plaza santo domingo广场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18世纪的palacio de la inquisicion是墨西哥宗教裁判所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
广场中央的喷泉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
栗色石头的巴洛克教堂(lglesia de santo domingo)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广场上的印刷机器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冰淇淋摊与擦鞋铺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
残破的华丽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三轮车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 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
templo de nuestra senora de loreto教堂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 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小巷的旧式公寓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教堂随处可见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
华丽的邮局身后隐约可见拉丁美洲塔
墨色倾国---行走在残破的华美间 - 愚人 - 愚人:“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0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