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在这个世界上,除了灵魂我们什么都带不走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我们只能选择尽量的留下什么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悼念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  

2013-02-15 23:06:41|  分类: ★ 圣哲禅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悼念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 - 愚人 - 愚人:踏平富士山,让樱花不再烂漫!

南怀瑾先生是我未曾谋面的老师,他的书我大部分读过,有的读了还不止一遍。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只要到书店,第一目标就是寻找关于先生的最新演讲,哪怕是有重叠,也要买回来。对于我这样粗通文墨的人来说,先生对儒释道的讲解深入浅出,让我喜欢上了“国学”——尽管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所谓国学确切的范畴;也让我对“历史是一面镜子”这一命题似乎开了一点儿窍。

因此听说先生去世的消息,心里很是悲痛。

南怀瑾先生于9月29日在苏州太湖大学堂去世,享年95岁。南怀瑾先生在中国掀起的一番传统文化的热潮,他的著作《论语别裁》、《老子他说》《历史的经验》《孟子旁通》《庄子讲记》等都在文化界有不同凡响的影响力。而在他去世后,在文化界掀起一番热评,他的粉丝和家乡人也纷纷给予挽怀。而在大陆媒体报道的时候,也纷纷给他戴上“国学大师”的帽子,为此,有人提出质疑,南怀瑾老先生他配的上“国学大师”的称号吗?在这个大师遍地的社会里,无疑来说,南怀瑾的这顶国学大师帽子,自然也会也引来一番关注

此前,北大张中行老先生还在世的时候,也曾对南怀瑾提出质疑,他说南怀瑾不通古文也能叫国学大师?并且找出南怀瑾文中在他认为理解是错误的解释:比如《论语别裁》中对“父在观其志,父没观其行”的解释是:父母在面前和父母不在面前、背着父母的时候都要言行一致。其实就算粗通古文的中学生都知道,“在”和“没”对举指“在世”和“死后”,而不是“在面前”和“在背后”。

现在两位先者都已离我们而去,从另一个方面来讲,两位先者在各自的领域上都有自己的一番建树,张中行先者对“父在观其志,父没观其行”的理解是传统留下来,他照样搬来了,而南怀瑾老先生他并不是不知道这传统留下来的意思,而是他通过自己的见识去改变它,也算是对古人的一种质疑,并提出一种新的解释。从文字上解释,张中行老先生的解释的根正苗红,但南怀瑾老先生的解释也并无道理呀!你看,父母在面前和父母不在面前、背着父母的时候都要言行一致。“在”和“没”也可以这样理解,不能单一的解释为“在世”和“死后”呀!所谓一千个读者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每个人读古籍也一样,都会有自己的一番见解,不一定要完全搬照古人的解释,今人也可做出自己的见解来!在这一点上,张中行老先生与南怀瑾相比,还略逊一筹,因为南怀瑾老先生懂得变通,而张中行老先生只懂得遵守!可以,张中行老先生是国学的守护者,而南怀瑾老先是文化的传播者!

有人说,南怀瑾老先生他不配称“国学大师”因为他确实不认识通假字,文章中漏洞百出。其实对于南怀瑾老先生来说,他是不是“国学大师”并不重要,因为在他看来,他只是把自己所思所想所学表述出来,供世人参考而已,而恰恰这个传统文化断层的时代里,他的文化修为,博学,让许多人望尘莫及,固此,引来了许多粉丝和崇拜者!如果非要给他安上一个“国学大师”的帽子,反而让他在天国感到不安哩!

你看,现今他刚刚逝世,媒体给他安上“国学大师”的帽子,就有许多人跳出来反对。自然,这些现象在他还活着的时候就出现过,只是他并没有过多的心思去搭理而已!有人说,你这样维护南怀瑾老先生,是不是他的门人,我说:“不是”但看过他几本书而已,在这件事上,只是以旁观者的态度去评价而已! 

在百度输入“国学大师”,最先出来的提示不是南怀瑾、不是文怀沙、也不是季羡林,而是翟鸿燊。

可能有人不知道翟鸿燊是谁,请看几个新闻标题——《市农机局组织观看国学大师翟鸿燊教授讲座》、《著名国学应用大师翟鸿燊教授下榻惠州凯宾斯基酒店》、《远洋地产翟鸿燊国学应用智慧讲座圆满落幕》、《荣威750:国学大师翟鸿燊教授临沂公开课指定座驾》、《市民政局干部职工与时俱进学“国学”》……

这位名声响当当的“国学大师”“儒释道贯通”,但他拿着的《论语》却是汉语拼音注音版。

 他说“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,好的培训应该是游山玩水”,但《论语》中“知者乐水,仁者乐山”的原意是指仁者像大山般坚守不动,智者像水般灵活变通。

他说“莱布尼茨读完了道德经、易经之后,然后把二进制发明了……最后二进制用在了电脑上,电脑现在又变成了互联网……所以网络的概念也是老子发明的,叫天网恢恢,疏而不失。”

他说“美国一些大学学雷锋达不到一定次数不准许毕业”、“《亮剑》成了500强公司及国外大学的教材。”

他说“我5年前在清华大学讲课的时候,我提到华尔街金融危机,他们说我危言耸听。”

 他说“你看‘佛’字,左边是一个人字,右边是一个美元的符号倒过来,佛也是爱钱的。”

翟鸿燊的《大智慧》DVD销售成绩非凡,在机场卖了“10万套”,创下了经管类单套产品的纪录。

翟鸿燊到惠州、厦门、太原……给企业家和官员授课。

翟鸿燊担任“理论导师”的“华之富”涉嫌传销。

翟鸿燊自称是“军党委办公室主任之子”,“上初中时就是万元户了。

翟鸿燊走红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受到政府支持的“国学热”。

当然,在现世中,欺世盗名之辈是层出不穷,每个人为了一时之虚荣,往往会给自己扣上各种“大师”的帽子来欺骗世人,而对南怀瑾老先生来说,至少他的这顶帽子并非是自己扣上,而是媒体帮他戴上的,他是不是“国学大师”,都跟他本人无关!
  俗话说:“死者为大”,现在他刚刚离开这个世界,就让他安息吧!也不要为他是不是“国学大师”而煞费苦心了!那不太重要,重要的是他能将中国传统文化得以传播就足够了,这一点,我们来看看现世中国,试问质疑他的,有几人能做到的。就算他不配称“国学大师”,但“蜀中无大将,廖化作先锋”,现今中国在这个精神文明失落的时代里,传统文化传播的先锋官还是由他来当吧!

 “国学大师”的帽子满天飞 与官方对“国学”的推动有关

悼念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 - 愚人 - 愚人:踏平富士山,让樱花不再烂漫!

一份1991年出炉的文件《苏联巨变之后中国的现实应对与战略选择》中指出:“中国社会主义的实践表明,如果不能有效地吸收传统文化中的合理成分,并对其进行创造性的转化,中国社会主义价值体系的确立就将成为无源之水,无本之木。”

也正是从此之后,“国学”逐渐兴起,乃至成为一种“热潮”。

“国学热”里从未缺乏官方的身影,孔子像甚至都一度进入了天安门区域。

新中国的前三十年,延续了“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产阶级”的“革命”认同。后三十年,则一直存在认同之惑,因为“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产阶级”已经太过久远,脱离现实,而全面拥抱“西方主流价值”又不可能被接受。所以寻找一个新的认同迫在眉睫。这时候,树立起“传统价值”与“西方主流价值”并峙,号召国人凝聚在前一价值之下,共建伟大民族组成的崛起国家,就成为当然选择。

 也与人们、尤其是企业家们赶时髦有关

学者郭宇宽在《兄弟我当年》中写道:以前的教授们一开口都得是“兄弟我在牛津的时候”,“兄弟我在芝加哥的时候”,不然根本镇不住场子。而现在开口就是“兄弟我种地的时候”,“兄弟我在厂里当学徒的时候”,这才是院长、主任级别的范儿。

同理,以前企业家们说“我去美国的时候”、“我拿MBA的时候”显得牛气。而现在,开口就是“我是XX大师的弟子”、“佛道双修”才有面儿。

有需求就会有供给,在政府和商人出于各自目的的追捧下,一位位“国学大师”诞生了。只是,媒体总得守住“事实”的底线吧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2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